Wei, Frank

       
  • Home
  • /
  • Author: Wei, Frank
语言服务:2019回顾及2020展望(三)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两个月不到,国际国内都发生了不少事情,语言服务行业也不能置身事外。所以在谈展望之时,一起谈谈这些正在发生的影响到翻译行业的国内外事件。
2020-02-22
语言服务:2019回顾和2020年展望 (二)
二、2019年国际国内译界大事 1. 语言服务行业继续以较快速度增长 根据语言服务行业知名咨询公司CSA的调查报告,2019年全球语言服务外包市场规模比2018年增长6.62%,达到496亿美元;在2009-2019的11年里,行业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76%。行业老大Transperfect再次刷新营收新纪录,年收入突破7亿美元。 在中国,根据中国译协的行业报告,中国语言服务行业也是连年保持增长势头,但2019年企业普遍感觉比以往更难获得发展。中国以语言服务为主营业务的语言服务企业数量增长乏力,2018年底为9734家,比2018年6月底增加了82家;中国语言服务行业产值为372.2亿元,单企业平均营业收入为382.3万元,仅分别比2017年增加了12.9亿元和10万元。 另一组看似矛盾的数字。虽然语言服务企业增长幅度乏力,但经营范围含语言服务的企业增幅却非常巨大。2019年6月底在全国各地(不含港澳台)注册、经营范围含语言服务的企业达到369935家,与2018年底320651家相比,半年间多了将近5万家。到底是预示着市场竞争加剧,还是市场需求扩大导致增加这么多公司?或者是以传统翻译业务为主营的公司很少,但新型翻译公司增多?希望译协下一次调查报告有这方面深入的分析。  2. 2019是并购最活跃的一年,媒体和游戏本地化公司是行业并购重点 根据Slator调查,2019年是并购活跃的一年,超过2018年成为语言服务和技术公司并购最活跃的一年,有记录可查的并购案例就有超过60多起。 行业排名前列的公司通过并购等越变越大。Lionbridge在收购Gengo服务平台后,直接宣示将媒体和游戏本地化以及医疗领域作为收购重点。2019年10月,Transperfect则一口气并购了Lylo, Lassostudios, Sublime和AGM等多家媒体本地化公司。  3. 远程翻译(口译、笔译)逐渐成风 随着通信技术发展,将翻译平台布置在云端服务器上可让译员轻松远程访问,远程提供语言服务已成为现实。远程笔译成为一种成熟的业态,即时通信、文档共享存储、译审校同步等都不成问题了。远程翻译技术的成熟造就了smartcat、memosource、gengo等平台,国内也有译马网等。远程口译技术日渐成熟,同传译员无需亲临口译现场,而是通过技术设备传输会场视频与音频,在远程提供口译服务。远程同传受众不再限于现场人员,任何人通过手机在有通信信号的地方便可以收听收看。国际上有kudos,国内有译牛、Akkadu等创业公司都在提供远程同传解决方案或服务。在欧美,本就有多年历史和市场基础的电话口译,在新技术的加持下,更是创新不断,涌现出Boostlingo等新型远程口译平台。 4. 巨头纷纷介入翻译技术和语言服务领域 谷歌、亚马逊、微软等巨头继续在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等领域加大投入,并将触角深入传统语言服务商赖以生存的领域。国内如阿里、腾讯、百度、网易,在NMT和翻译服务平台等方面均有布局。 5. 机器翻译作为生产力已经有普遍共识 机器翻译(MT)和机器翻译+译后编辑(MT+PE),逐步被行业接受,并成为与人工翻译并存或互为补充的生产方式。随着MT技术的深入发展,MT+PE作为代替CAT辅助的人工翻译正在迅速成为可行的方案。一些传统翻译公司也通过投资技术公司以期增强竞争力,如Keywords Studios以700万欧元收购机器翻译创业公司KantanMT。 此外,机器翻译技术的应用深入,产品层面更加丰富多彩。除辅助翻译外,开放翻译系统API,私有翻译系统部署,翻译输入法,在线文档翻译,字幕视频翻译,跨语言搜索,跨语言大数据,网页翻译,电商产品翻译,语音翻译,智能问答,甚至AI同传,等等,从专业工具逐渐变为大众工具,甚至成为了信息基础设施。 6. 中国的翻译技术暂露头角 曾经是欧洲人垄断的计算机辅助翻译工具、项目管理工具、质量工具,以及美国公司为主的机器翻译技术,如今在中国都有了本土企业。中国公司专注于AI应用及技术的扩张,大都获得资本投资,个别公司发展势头喜人。虽然中国公司总体国际化程度很低,但随着技术积累和市场磨练,跟国际同行差距逐渐缩小,有望能够看到中国的翻译技术公司真正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7. AI技术为主的便携和穿戴翻译设备在中国大量涌现 在中国市场,这二年便携翻译机产品吸引了很多人关注,出现了很多竞争品牌,特别是科大讯飞的翻译机取得不俗的销售业绩,帮助解决国人出境旅游中遇到的简单语言障碍。2019年,又出现了以耳机为主的穿戴翻译设备,如中译语通、Timekettle、搜狗等公司都推出了穿戴翻译设备。层出不穷的翻译机,是中国语言市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8. 网课和直播日渐受到欢迎 已经流行多年的视频、播客(Podcast)和网课(Webinar)等在翻译行业也开始得到大量应用,高校、翻译技术公司、行业大牛以及行业协会都大量采用这些形式传播翻译技术、进行翻译培训或者开展在线研讨。国内这方面也不甘落后。以译直播为例,仅一年就直播了数百场行业会议和讲座,数百位翻译教育名人在线开课。世界翻译教育联盟(WITTA)翻译技术教育研究会邀请了数十位全国知名专家开启系列公益在线讲座,为普及翻译技术的原理和应用,探讨翻译技术和翻译技术教育的研究和实践,搭建了非常有效并深受欢迎的平台。可以预见这个趋势将会继续。   9. 翻译及本地化教育得到重视 蒙特雷翻译学院的翻译及本地化课程(TLM)2019年1月起成为美国移民局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类课程,国际学生毕业后可获得36个在美国实习工作机会。这对翻译及本地化教育有重要意义,说明美国对翻译和本地化专业和人才的重视,对行业和职业有很好的正面作用。在中国,仅开设翻译专业教育硕士的院校就达到了253所(截至2019年5月)。 10. 翻译骗局和简历伪造在2019年更为猖獗 根据TSD(Translator Scammers Directory)统计,2019年以翻译诈骗为目的的垃圾邮件和伪造简历数量都有所上升。这些翻译诈骗大约每周发出130份伪造的简历,平均每份简历发给2000-3000名接收人,让翻译企业的人事和供应商经理在接收简历时防不胜防。对此,我个人也深有体会,不胜其扰,导致看到任何陌生简历都是直接删除。  其他一些值得关注的事情:  AB5:令美国加州翻译人员和翻译公司提心吊胆的AB5法案(也称Gig-worker Bill,零工经济法案)于9月在加州州议会正式通过。该法案要求将符合某些条件的临时合同工(Independent Contractors)必须成为雇主的正式受雇员工(Employee),这无疑对许多依赖零工经济的公司有巨大影响。对翻译公司而言,如果将所聘用的兼职译员作为公司雇员纳税,则无疑极大增加负担,而自由译员也不愿意丧失自由职业的便利。全美的译员和翻译公司都在反对这个方案,希望能将翻译职业列入豁免名单,然而终究力量太小,不能如愿。该法案在2020年1月1日生效。(将另文介绍) 行业老大Transperfect与老二Lionbridge对簿公堂。Transperfect认为,Lionbridge将在收购竞标过程获得的商业机密和保密信息用于不正当竞争;Lionbridge则提出反诉。 ISO组织于2019年4月公布法律口译标准:ISO 20228:2019。 丹麦警察局以“严重违反数据保护要求”为由解除与EasyTranslate公司高达8000万美元的翻译服务合同。  三、2020年展望以及值得关注的一些行业动态(待续)   本文系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文中提到的公司名称、商标、商号等均归其版权人所有。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本公众号专注于翻译行业实践、动态和趋势,以及个人观察和思考,欢迎关注。
2020-02-18
韦忠和:Slatorcon SF(2019)小记
刚刚在旧金山结束的Slatorcon会议,有120名来自语言服务商、需求方、投资者以及技术厂商的代表参会。会议议题包括大规模语料标注,企业本地化,神经网络翻译技术(NMT),并购,企业经营,医疗口译,风险资本和私募基金投资,展现了行业不同参与者构成的生态。
2019-09-20
2019机器翻译(西湖)论坛几点观察和感想
5月25日,2019机器翻译论坛在西湖大学举行。会议有来自中科院、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微软亚洲研究院等知名机构的自然语言处理专家,以及来自翻译工具厂商、翻译服务业和教学界的90多名参会者。
2019-05-31
2019 ALC 年会观察和思考
历时三天的美国翻译公司协会(Association of Language Companies,ALC)2019年会于5月3日在华盛顿Omni Shoreham酒店闭幕。本届年会,第一天主要活动为行业权益发声和圆桌论坛,组织美国翻译公司代表到国会游说(主要针对翻译公司兼职人员的用工性质和税务分类问题)。今年参会人数较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就行业发展、经营管理、市场、技术等关注的问题进行三天的交流讨论,会议安排了美国国务院翻译司负责人以及知名的企业管理顾问、领导力培训专家等来发言。会上发布了2019年度ALC行业调查报告。
2019-05-07
这次参加2007年中国翻译服务产业论坛,一个意外惊喜:我们维护多年的自由译者论坛-译网情深,得到了翻译行业领导和从业者的高度欢迎! 在会议会议第二天分论坛的讨论中,我做了关于中国翻译标准和国际接轨方面几点看法的简短发言。当我第一次介绍到自己是译网总管理员,与会者给于了热烈的掌声。在整个会议期间及会后,翻译服务委员会的领导和众多翻译公司负责人给于译网积极评价。 中国译协翻译服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副总经理贾砚丽对于 “译网情深” 论坛红黑版对中国翻译行业的规范经营的积极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她自己就经常上去看看中译公司是否会上黑板。 江苏钟山翻译公司的苏南军总经理也对译网情深对中国翻译行业的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在维护自由译者权益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他还多次向与会者宣传 “译网情深”。 与会的绝大多数翻译公司总经理都对 “译网情深” 非常熟悉,也很关注译网情深的发展。 特别有意思的是,各大翻译公司都很重视译网上的诚信板或红、黑板名单,生怕自己公司被投诉、被列入黑名单。 这充分说明了网络的力量,以及译网在维护翻译工作者权益方面所起到的积极作用。
2007-11-03
作者:Frank 建一个自己的blog空间,把日常翻译公司管理、经营的点滴和翻译工作的甘苦记录下来,跟大家分享,是很久以来的愿望了。迟迟难以下定决心,主要是担心不能坚持,半途而废。既然开始,则希望能坚持。请大家支持并监督我。 当然,第一次的blog,还是要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和目前管理的这个公司。无意自夸,但既为日志,主要记载自己心得,不屑之者权当笑料,不必在意。如有同好者愿交流,当然双手欢迎。 出生于闽东北农村,同那个时代的很多农村孩子一样,什么农活都干过。但我比较幸运,因为父母坚持只要我想学习并能“升级”,就一定供我读书;也因为哥、嫂的勤劳和贡献,使得我能比多数的农村孩子更专心读书。高中的学费主要出自暑期务工所赚的钱(现在每次回老家都要经过中学时参加开挖的二条公路)。小时候压根儿没有想过当翻译。对抗日电影中的翻译官,特别讨厌。 高分考进厦门大学外语系,四年成绩中上。毕业时又考上英美语言文学研究生,师从陈敦全教授和林疑今教授。研二时考取香港中文大学比较文学博士,但恰逢六四风波,手续办不了。愤而转到外贸公司及外商代表处打工,学生贵族式的日子比较滋润,但学业荒废。毕业论文《中国古代诗歌与英美意象派诗歌的比较研究》,已不记得是怎么通过答辩了。 毕业后,在全省外贸知识考试中,考了厦门第一名,进了当时厦门的四大公司之一——厦门信息信达总公司。从外贸业务的洽谈、接单、下单、验货、仓库、商检、外运、收汇等等,无一不熟悉。一年后,成了高晓董事长和董事会的秘书。高晓先生的博学、社会阅历和严格要求,给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恰逢全国股份制改革热点,全力参与推动公司法人股和职工股改革,制定方案以及常驻北京到各部门跑 “关系”。股改成功后,95年派到美国纽约和波士顿工作。当时主要是参与美国项目的调研和诉讼等,开始了与技术翻译的结缘,并有机会接触纽约和波士顿的专业服务机构,如CPA、律师楼、咨询公司等,还第一次接触到了萌芽状态下的Internet。回国后,负责公司主办的《海峡商情》(现《商务周刊》,福建省第一份有国内、国际公开刊号的半月刊)杂志主编和负责信达商情有限公司日常工作。这段时间,正值Internet在中国开始启蒙,与Kenneth Farrall 一道,推出了www.chinavista.com (中国指南)网站(这可是比sina.com还早的网站!当时与china-window齐名,是中国最早的大型网站之一)。为普及推广Internet知识和应用,与公司的外籍专家和同仁,举办了无数次的免费讲座,甚至给厦门市五套领导班子举办专场讲座。在97年,中国信息产业第一股“厦门信达(深交所,0701)在深圳上市,chinavista.com立下了汗马功劳。公司虽然以发展信息产业为由上市了,领导们却更看好房地产业,chinavista.com没有得到更多的支持。 1997-2000年,鬼使神差到了厦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属下的某实业集团任职副总经理。三年间,参与了厦门法拉电子的股份制改造,花了很多时间炒股票,当然更多的是与公检法的人一道讨钱追债。国营企业内的人浮于事、尔虞我诈,等等,百样面貌真实体会!最后,根据 “领导” 要求,大量资产贱卖,遣散员工,公司清盘,自己最后走人。 下岗后,在帮朋友打理一个公司一阵后,发现还是该自己干点适合自己的事情。2000年8月,拿出了所有积蓄,注册了厦门精艺达翻译服务公司,并邀同学康义礼加盟,开始了现在翻译人生。 历时6载,公司现有专职员工35人,常用兼职译员200多人,年翻译量约3000万字。正苦思冥想,如何能够有所发展。
2006-09-11